2号站代理“全球第一”的阿里云,能否先服务好“养头猪”?

2号站平台代理Q41772

  云计算有多少技术含量?

  至少,有些企业觉得不多。

  最近,国内生猪养殖巨头“牧原股份(002714)”成立了一家云计算子公司,注册资本1个亿,正式进军云计算市场。

  牧原股份可能认为,目前中国市场上的云服务,不能满足养猪业的实际需求,不如自己干。

  但是,二号站平台主管有另一则消息,让人对牧原股份的这个安排充满疑虑,就是这几天突然在网上出现了一大批同一标题的宣传稿,内容如下:

  “《“中国云”拿下全球第一》,声称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最新报告显示,阿里云IaaS基础设施能力拿下全球第一,在计算、存储、网络、安全四项核心评比中均斩获最高分,这也是中国云首次超越亚马逊、微软、谷歌等国际厂商。”

  阿里云都这么厉害了,能否先服务好“养头猪”?

  一、阿里云真的是“全球第一”吗?

  搜索一下《“中国云”拿下全球第一》,满屏。

  另外二号站平台主管有《从默默无闻到全球第一,中国云计算的战争是怎么打的?》《反超微软、亚马逊,阿里云拿下4项第一,中国云计算从落后到领先》《阿里巴巴“中国云”拿下全球第一首次超越亚马逊、微软、谷歌》《中国科技,拿下四个世界第一!》等等,各种侧写评论,林林总总,令人振奋。

  稿件铺货量这么猛烈,发稿能力肯定是第一,不是天团恐怕做不到。

  所有的稿件都是格式化,开局就是“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最新报告显示”,然后等等等等,弯道超车,遥遥领先。

  作为科技互联网的从业者,对于阿里巴巴在马云老师大力长期支持下,取得如此重大的成就,当然是要本大喜奔,于是赶紧去Gartner找找原文,以便为阿里云的伟大成就鼓与呼。

  但是,查询结果,可能不那么乐观。

  因为网上各个媒体稿件中,广为引用和流传的一张对比图片,显示来自于

  GartnerCloudSolutionScorecard(云解决方案计分卡)报告。但事实上,报告中压根就没有出现过这一图片。

  (仿冒Gartner做出的图表)

  云解决方案计分卡的初衷是“通过对公共云厂商基础设施服务(IaaS)及平台服务(PaaS)产品能力横向对标,综合打分,帮助企业IT决策者全面对比各个厂商的产品技术指标。

  Gartner官方指出,越来越多客户在选择公有云厂商时不仅仅局限于IaaS领域,也扩展至PaaS领域,因此Gartner在最新的报告中也增加了对云厂商PaaS能力的评估。Gartner基于整体指标体系对全球主流云厂商全球交付能力进行评估。”

  和Gartner魔力象限相比,Gartner记分卡考核的维度更加细致,技术打分卡包含了九个测评大类,共270条测评项。这个计分卡是对云计算解决方案的综合评估体系。

  云服务是一个整体,并不能拆开每一个服务单元进行比较。

  而阿里云的宣传,恰恰是将整体评测打分里,最适合吹嘘的4个小项,单独摘出来,再自己做了一个对比图,假以Gartner报告的名义进行了发表。

  就像我买了一套60平小户型,你在同一个小区买了400平大套房,然后我说我的60平小户型在卫生间窗户朝向、墙壁插座布局、马桶摆放角度和宽度,都优于你的400平大套房同项指标,所以,我这60平小户型是全小区第一的好房间。

  真实的情况是,按综合评估,阿里云依然排名第三,得81分。

  获得评估第一的是亚马逊云(AWS),总分94。

  获得第二名的是微软云Azure,得分84。

  阿里云名列全球第三,肯定是国内第一,已然非常出众。

  “实事求是”地说出光荣的真相不好吗,为什么非要“画蛇添足”的“以偏概全”?

  这让我想起2000年刚到北京,问地下室的朋友,你是哪个学校的?

  他说,“我是中国三大名校之一的,清华北大XX大”。

  我问,为何你们学校能和清华北大并列呢?

  他说,清华是理科第一,北大是文科第一,我们是吹牛逼第一。

  马云都退休这么久了,某些天团沽名钓誉的老毛病二号站平台主管是不改,确实是价值观难移啊。

  二、“全球第一”任重道远

  2019年8月28日,我在《从BAT到TMD,下一个10年属于ABCD》一文中指出,由“AI、Blockchain、Cloud、Data”形成的“ABCD”,将构成下一代互联网的基础设施。

  2号站代理注册中,业内对于Cloud(云计算、云服务)的重视度判断,已经走过了十年之久。

  早在2010年,“直击IT领袖峰会”在深圳召开时,2号站代理注册中有一段对云计算的看法,李彦宏、马化腾和马云的看法很不一致。虽然此后阿里云和腾讯云将成为中国市场的主要玩家,但此时马云是唯一对云计算充满了热情的中国企业家。

  原因,当然不是因为马云名字有个“云”,而是彼时阿里巴巴模仿和追赶的对象—-亚马逊,已经展露出2号站代理注册云服务的强大潜力。

  Amazon Web Services(以下采用官方中文名称亚马逊云科技)是亚马逊(Amazon)公司的云计算IaaS和PaaS平台服务。

  2002年,亚马逊就发布了Web Service,当时是一项免费服务,可让企业将亚马逊网站Amazon的功能整合到自家网站上。该业务的早期版本意在帮助开发者“开发应用程序和工具来将Amazon网站的众多独特功能整合到它们的网站上。”

  2006年,亚马逊云科技成为正式对外服务的业务,推出两款云服务S3和EC2,让企业能够利用亚马逊的基础设施开发自有的应用程序。

  2008年和2009年,谷歌Google和微软Microsoft意识到了云服务的巨大未来,相继进入云计算服务。

  此时,亚马逊云科技已经进入到了下一个里程碑,在2009年推出了全球首个“虚拟私有云(Virtual Private Cloud)”。

  虽然早在绝大部分地球人都二号站平台主管没听说过“计算机”的1961年,就已经有人预料到将来“计算”会成为公共服务,然而直到2006年,亚马逊云科技发布S3和EC2,才算真正拉开云计算的大幕。

  而2009年亚马逊云科技的私有云服务,则揭开了全社会所有行业都进入云服务时代的大幕。

  亚马逊云科技目前提供超过200项服务,涵盖计算、存储、数据库、网络、数据分析、机器学习与人工智能、物联网、移动、安全、混合云、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、媒体,以及应用开发、部署与管理、量子计算、卫星地面站数据服务等方方面面。

  2021年10月29日,亚马逊公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,亚马逊云科技销售收入为161.1亿美元,比上年同期的116.01亿美元增长39%,过去12个月收入572亿美元,这个数字超过了思科的年收入。

  尤2号站代理注册值得关注的是,亚马逊云科技净利润在亚马逊整体利润里占比已经达到54%,亚马逊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科技企业。

  相比之下,阿里云成立于2009年,比亚马逊云正式提供服务晚三年。

  就在上个月的2021年11月18日,阿里巴巴公布新一季度业绩,2号站代理注册中阿里云该季度营收200.07亿元人民币,占阿里巴巴集团收入的10%。

  更令人忧虑的在于,此前阿里云连续经历了三个季度的滞涨,原因就是丢失了一个重要的海外客户(据信是字节跳动)。

  单一客户依存度如此之高,阿里云就妄谈“全球第一”,实在是为时过早。

  三、阿里云的“中国第一”稳了吗?

  为了涨我士气,暂且同意阿里云“以小见大”文笔模式下的“全球第一”,不再做争论。

  真正需要阿里云关注和正视的是,“中国第一”二号站平台主管能不能稳住?

  1、华为云

  2020年,华为云在全球643.9亿美元的IaaS市场拿下了4.2%的份额,排名全球第五、中国第二。

  2020年,华为云的收入增速为168%,而阿里云最近一个财年的增速只有50%,仅略高于全球市场平均增速40.7%。

  曾经阿里与华为之间并没有直接竞争关系,现在因为云业务,中国两大标杆企业开始了直接的竞争。

  2021年初,华为云宣布换帅,由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担任华为云董事长,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担任华为云CEO。

  华为判断,未来几年是华为云超越阿里云的最佳时机。

  2、腾讯云

  腾讯公司的起家之本QQ,2号站代理注册实就是一朵云。

  2010年02月,腾讯开放平台接入首批应用,腾讯云正式对外提供云服务(包括CDN 等)。

  2021年,IDC发布《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(2020第四季度)跟踪》报告,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IaaS市场规模为34.9亿美元,华为与腾讯并列第二。

  腾讯云避开了阿里云和华为云在零售电商、政企服务等领域的锋芒,重点运营2号站代理注册独有优势的行业领域。

  例如,作为全球最大的游戏运营平台之一,腾讯云提供“游戏云”服务,涵盖游戏整个生命周期,从构建基础设施,到快速发布游戏,再到游戏精细化运营,直到推广创收,腾讯云全部覆盖。

  例如,基于支持腾讯视频、音乐、新媒体等业务的经验和基础,腾讯云自建了CDN网络和庞大转码集群,可以提供面向在线教育、新媒体、OTT服务商、安防监控等行业的专业的视频技术架构与优化服务。

  腾讯云在移动云(APP开发和运营服务)、金融云(高可用的容灾业务架构)等方面均有独特的优势资源。

  3、百度云

  百度的搜索服务,也可以说是天生在“云”。

  作为一家以技术为驱动的公司,云计算一直是百度的核心能力之一。

  早在2003年百度就已经开始使用分布式搜索系统,2015年以“云智一体”为核心,正式对外开放运营“百度智能云”。

  权威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发布中国云计算市场2021年第二季度报告。报告显示,中国的云基础设施市场在2021年第二季度增长了54%,达到66亿美元。

  报告显示,阿里云、华为云、腾讯云和百度智能云四家主导国内云市场,2号站代理注册中,阿里云份额为33.8%,华为云为19.3%,腾讯云为18.8%,而百度云为7.8%,四家总体增长56%,占云计算总开支的80%。

  在AHTB四大玩家之后,二号站平台主管有京东智联云、金山云、深信服(300454)、Zenlayre等数十家具有特色的云计算服务商,在细分领域深耕。

  以阿里云目前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,要稳住中国市场第一的位置尚需不懈,群雄环伺之下,万不可妄自尊大。

  尾声:云计算任重道远

  艾瑞咨询最新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基础云服务行业数据报告》显示,在2020年中国IaaS公有云全球交付市场 (含出海业务) 和中国IaaS+PaaS公有云全球交付市场 (含出海业务) 两项市场数据中,亚马逊云科技云均排名第二位,市场份额分别为26.0%和23.3%。

  大量的中国出海企业,将亚马逊云科技作为首选或独家的云服务商。

  我们当前处于国际国内双循环的大时代,在全球化战略的指引下,出海成为很多中国企业的“一致行动”,规模和速度都在大幅提高。美的集团、安克创新、华米科技、传音通讯等科技企业,均借助于亚马逊云科技实现全球化发展。

  在出海企业看重的关键要素中,成熟而且广泛的基础设施无疑是最关键,因为这不仅是企业落地当地市场的“底座”,更是将实现业务成功的抓手。

  “战略上藐视对手,战术上重视对手”,只有诚实面对全球竞争的差距,补短板,追差距,多一点商业诚信,少一些吹嘘套路,才能真正“立足中国,放眼全球”。

  作者:张栋伟(资深互联网人士、市场营销专家、大学生就业创业导师)

 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张栋伟